1. 评论文章

      【评论】石齐:艺术的阳光

      分享到:
      来源:雅昌艺术网专稿2014-06-16 10:47:31

           首先,他是最早将中国绘画带入现代状态的画家之一。早在20世纪70年代的作品里,无论《飞雪迎春》,《泼水节》(又名《人人都在幸福中》)等等,都传达出一种崭新的面貌,并使石齐积累了一套迥异与前人的,能够充分反映现代艺术精神理念的笔墨技法,并加以总结锤炼、精益求精,形成独有的石齐笔墨风格。从而大大丰富了传统水墨的笔墨语言,甚至“语法”结构。另外,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人人都在幸福中》一画更体现了石齐在七十年代的当时极其领先的关乎人类自由和平等方面的思想意识,具有启蒙效应。

          虽然,徐悲鸿、傅抱石、钱松嵒等一大批画家都用中国画手法画过现代题材的作品,这种现象尤其在“文革”期间特别明显。但画现代画并不意味着笔墨激发有现代状态,他们尚未完全脱尽传统笔墨的某些基本规范,只是“旧瓶装新酒”,绘画语言上至多尚处于“半文半白”的阶段而已,束缚尚多、新意不够,大大局限了中国水墨的无限创意精神。因此,从水墨艺术的现代状态这一角度来讲,石齐是最早成功的一位开拓者和引路人,他突破传统笔墨的基本程式,自出机抒,让人耳目一新,眼界大开,从而大大丰富了中国画的“说话”方式,使其进入了明白晓畅、诗意浓郁的现代“白话文”阶段,这无疑是一种革命性的突破,阙功甚伟。

          其次,作为当代最重要的人物画家,他的人物画成就堪称千年以来的集大成者,有继承,更有发展。

          他的人物画成就洗脱宋代以来传统文人画为主导的柔弱习气,同时也超越近代以来徐悲鸿、林风眠、蒋兆和等人的各自成就,并创造性地将老师黄胄的速写性写生作品,转化整合、精炼提升为一种成熟完整的艺术形象,丰富完善为一套系统的艺术语言;他大胆跳出传统文人画模式的窠臼,构图和技法均有新意和创造,并成为有价值的风格特征。而且,在他擅长的历史人物题材里,着力体现较强的历史反思意识,并试图通过人物的再塑造,重新传达一种全新的历史思考和人文关怀理念。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西方现代艺术大师毕加索、马蒂斯等辈的艺术精粹,石齐也能含英咀华,心领神会,并一手拿来,加以巧妙利用。因此,他是将古今中外的人物画艺术融汇一炉,经过多番摸索后形成的独特面目。在气势和精神上直接汉唐风骨,厚重、博大,笔墨浑厚、色彩绚丽、场面宏阔。因此石齐先生的作品,既有汉画的雄浑洗练,又有唐代敦煌壁画的辉煌多彩;既有西方现代艺术的变幻错杂,又有印象绘画的光色斑驳。他重新唤醒了华夏民族伟大文明的深厚积淀,风华绝代,饱满自信。这样的成就和能力,堪称独步。

          复次,画面健康活泼,充满阳光,足可代表二十一世纪中国新时代的崭新形象。

      more...
    1. 艺术观点
    Powered by SiteMagic © UC&Manage
    Processed in 0.059(s)   14 queries

    memory 6.000(mb)